pear雪梨安卓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沉默在卧室里蔓延,言洛希从白骁的话中拼凑出了一些信息,那日白骁出现在墓园,是有意为之,更是有意带她去医生找到生产记录。

或许这一切都是他们设计好的,一步步将她逼入绝路。

可如今她遂了他们的愿,他为何又极力阻止她?

“既然我知道真相了,那就冤有头债有主,我必定要为我母亲讨回公道。”言洛希如此道,似乎除了报仇,她就没有理由站住脚。

白骁静静地看着她,她与傅璇关系如何,他心里一清二楚。七年前傅璇被人毙命于边境,她一直没提说要报仇,如今才说报仇,不过是借报仇行卧底之便。

“洛希,听我一句劝,这些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,今日自残震慑了他们,等他们回过神来,必定会让去做一些无法完全的事情来考验的真心,又何必将自己置身于险境之中?”

言洛希皱眉,白骁将她的心思看得分明,那么其他人呢?

那几个元老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不会因为她自残就轻易相信了她,可她既然已经来了,就没有离开的道理。

“我听不懂在说什么,我在这里,只是为了报仇。”

“言洛希!”白骁气极低喝,他冷冷地盯着她,“真是为了报仇,就不该来裹乱。”

“裹乱?”言洛希讽刺一笑,“我的生活还不够乱么?所有人都在监视我,所有人都在防备我,既然如此,我遂了他们的意不是更好?”

轻柔女子文静写真图片 令人心动的清纯美女

白骁气得说不出话来,他捏了捏拳头,恨不得将她打晕送出去,再找个安全的地方将她关起来,等一切事情尘埃落定了再将她放出来,然而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

“洛希,总有一天会后悔的。”

说完,白骁大步离去。

他刚走出卧室,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薛长空,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听了多久,白骁冷淡地扫了他一眼,大步离去。

薛长空眯了眯眼睛,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,他才收回视线,推门而入。

言洛希闭着眼睛在喘气,听到去而复返的脚步声,她心烦意乱道:“不用再说了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
薛长空缓缓走过去,戳了一下她的脑门,比起在漠河,他现在的姿态更加亲腻,“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不会往自己手臂上扎一刀了。”

言洛希猛地睁开眼睛,看薛长空在床边坐下,她立即绷紧了神经,小心翼翼地戒备着他,“怎么来了?”

薛长空倾身端起搁在床头柜上已经放凉的粥,他漫不经心道:“据说与白骁有交情,看到他在这里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”

言洛希翻了个白眼,“什么时候好奇心这么重了?”

“什么时候都这么重,和我说说呗。”薛长空语气带着卖萌撒娇,但目光却是十分犀利,让言洛希没办法避下去。

她说:“惊喜,意外,不过他怎么会在这里,难道白氏集团要破产了?”

薛长空舀了一勺粥送到她嘴边,言洛希眉心一拧,想了想还是张嘴吃下,反正她已经身在贼窝了,也不怕薛长空下药毒死她。

“破没破产我不清楚,但是白家的生意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,和我们合作也是理所当然,刚才我还在想,们俩见面居然都没有说话,是在避嫌吧?”

言洛希毫不客气的翻了个大白眼,“刚才那种情况下,难道我要当着那几位不满我的叔伯冲过去和他叙旧,就能表明我们交情不浅?”

薛长空意味深长地看着她,“我只是有点好奇,想当初白骁没少在和厉夜祈之间从中作梗,据说他爱爱得死去活来……”

“薛先生,爱我爱得死去活来的人不少,要听我细数给听吗?”言洛希打断他的话,不想听薛长空提起过往。

她和白骁在这里狭路相逢,已经让她备感困扰了,再忆起往日他对她的感情,那更是要心塞死。

薛长空讪笑一声,“不用,喝点粥吧,失踪了几个小时,我看军警双方找已经找得人仰马翻了,待会儿我送回去。”

言洛希抿了抿唇,伸手拿过粥碗自己喝,薛长空坐在旁边,他压低声音道:“洛希,不管是为什么而来,都要记住,这里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。”

阴森森的话语让言洛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,她垂下眸,看着粥里的青菜叶子,她的目光逐渐坚定,“所以连也不相信我?”

薛长空神情微微一变,似乎又恢复成那个掌控一切的男人,他说:“自然是相信的,要知道还是我引荐进来的。”

言洛希不再吭声,几口喝完了粥,就让薛长空送她回去。

她现在还不能和厉夜祈闹翻,薛长空等人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,所以将她全须全尾的送出了四合院,又叫来了滴滴打车,将言洛希送回去。

言洛希在市里重新换了一辆出租车,在午夜回到半山别墅。

佟姨在客厅里等门,看见言洛希回来,她立即迎上去,“太太,可算回来了,先生都要急疯了,、没事吧?”

言洛希换了深色的衬衣,将手臂上的伤口遮住,她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,就是去散了散心,厉夜祈呢,他在楼上吗?”

“先生去找了,我这就给他打电话。”佟姨跑进客厅给厉夜祈打电话,言洛希失血过多,虽然睡了一觉精神好了些,但这会儿也疲惫不堪。

再加上伤口的麻药效果已过,这会儿伤处疼痛难忍,她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的忍耐下来,她知道,待会儿厉夜祈回来,还有一场争执等着她。

最好……最好他们因为这场争执就分房睡,那么他肯定不会发现她手臂上的伤。

言洛希如此打算着,她僵坐了许久,听到院子里传来引擎声,她抬头望去,两束车灯直直打在落地窗上,晃得她眼花。

下一秒,她就听到大门被人踹开的巨响,她无奈的叹息一声,已然睁开眼睛看向裹着磅礴怒气大步走进来的男人。

Tags ,